欢迎访问华夏田氏网,传承田氏文化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田氏家谱共享数据库】
    站点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栏目 - 田氏才艺
     
    【转发】民国初期,四川酉阳传奇司令田品三 事略兼述其被害后对地方的影响
    作者:田氏网   访问量:1778    添加时间:2024-5-18 16:41:42
     

    民国初期,四川酉阳传奇司令田品三

    事略兼述其被害后对地方的影响


    nirvana


    前言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当年为我们描绘了一幅与世无争、鸡犬相闻的世外桃源之景象。桃花源的原型地有很大的争论,不管到底桃花源在哪里,但是要论创意宣传,没哪一家能和酉阳县的那句宣传语相比“世界上有两个桃花源,一个在您心中,一个在重庆酉阳”。

    东晋年间的往事早已翻篇,我们今天不说桃花源,而是要说民国初期酉阳的一个人以及他对民国时期的川东南地区影响非常大的一段往事。

    酉阳,这个川黔湘鄂四省交汇之地,旧时地势险阻,崇山峻岭,交通闭塞,文教未兴,素为贫瘠。这里旧时属于苗疆的边缘地带,土家、苗、汉等民族长期在此杂居。

    据记载,历史上酉阳曾两次“没于蛮僚”。一为西晋末年,一为五代初期,两次都发生在国内军阀混战时期。

    到了辛亥反正至1949年解放的一段时间里,这里同样匪患横亘,兵灾不断。居住在这里的土家族、苗族和汉族人民在兵来匪去,兵去匪来,兵匪交错蹂躏下苦不堪言,过着朝不保夕的动荡生活。

    然而,在民国初期的四川靖国军援鄂归来,一个酉阳人突然崛起,他坐镇酉阳龙潭,管辖酉秀黔彭及来凤等地,在那十来年时间里,竟然出现了民国时期少有的安定局面,各族人民得以休养生息,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由于时代和社会条件不同,他治理地方并没有受到外界和来自地方内部各种政治势力的干扰,其独立自主管理本民族内部政务时间不长,但影响深远。

    这个人就是在当时的川鄂湘黔边区闻名遐迩的土家族武装集团首领田品三。

    尽管他治理酉阳的局面维持时间并不长,但人们总是难以忘却。正如流传在酉秀黔彭一带的民谣所说:“田品三出,土匪毫无。田品三兴,土匪肃清。田品三死,土匪不止。国军进剿,土匪未少。”


    田品三,绰号田麻子,土家族,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出生于四川酉阳县沙田乡白龙洞的一个贫穷农家。因为家庭条件有限,他自小就开始给人放牛、帮工,后来一个私塾缺一个煮饭的人,经人介绍,田品三就去负责给私塾先生煮饭,私塾先生见他聪明伶俐,很是喜爱,私底下教了田品三一些字,他才算粗通文墨。

    田品三虽然大字不识几个,但是为人非常豪爽,重江湖义气,加之当地民风彪悍,田品三也学得不少拳脚功夫,他身体强壮,在当地少有对手,少年时代就在伙伴中很有号召力。

    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为生活所迫,田品三投奔了酉阳柏溪乡李家沟人李伯诚的绿林帮伙,开始了他打家劫舍的一段生涯。

    随着宣统三年(1911年)四川保路运动的兴起,继而武昌起义爆发,重庆也随即宣布独立,成立了蜀军政府,各地的同盟会会员积极宣传革命,组织武装起义。

    早在武昌起义之前的97日,酉阳的土家族同盟会员,酉阳保路同志会会长刘扬、及同盟会员邹杰就已经回到了酉阳,秘密约集民团、袍哥及李伯诚部数百人,在酉酬、后溪一带举行武装起义,提出了“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推翻专制,保路安民”的口号。

    战斗首先在酉东重镇龙潭外覃家堡一线打响,尽管起义军还在用土炮和鸟枪、冷兵器和装备了洋枪洋炮的清军战斗,但是起义军斗志昂扬,清军虽然守住了龙潭,但是损失也不小。

    这次战斗中,田品三手拿大片刀冲进清军阵地,冲锋陷阵,骁勇无比,大家都对他赞叹不已。

    接着,起义军沿麻旺场、马橹口、简子溪、凉风垭分数路径向酉阳州城进发。

    听闻义军兵临城下,酉阳知州谢鹄盈携带着公款弃城而逃。

    起义军兵不血刃,占领了酉阳州城,接着酉阳宣布独立。

    在这次起义中,二十二岁的田品三开始崭露头角,得到了刘扬等人的赞赏,并结识了诸如李善波、周屏山这样一些后来的地方武装头面人物。


    民国鼎革后的某天,参加过辛亥革命的李伯诚听闻同盟会的邹杰从成都回来,带着五十多支枪,于是动了打猫心肠。

    当夜纠结人马,将邹杰的枪支弹药全部收缴,然后扩充兵员,自称营长。这事让两个曾经合作过的战友出现了矛盾。

    1916年,李伯诚带着十几个兄弟伙到酉酬场上去寻欢着乐,当时正好酉阳县的知事张尧正带领一支队伍在附近清乡,因为张尧听说李伯诚在酉酬场上,便决定要替邹杰报仇。

    当张尧带着人直奔酉酬,李伯诚被打得措手不及,兄弟伙都逃跑了,他自己躲在一个水井中,张尧让人用柴火加辣椒往洞里熏烟,李伯诚见无法脱身,便自杀在水井之中。

    李伯诚死后,队伍都拥护田品三做了首领。

    19151212日,袁世凯复辟帝制,激起全国人民的义愤。

    孙中山在日本发表讨袁宣言;蔡锷在云南宣告独立,组织讨袁的“护国军”,向四川三路出兵。酉阳人民纷纷响应,积极投入讨袁斗争。

    次年,酉阳小坝乡人周屏三得到贵州铜仁袍哥支持,连结本县及黔东、湘西边区一带袍哥、民团、绿林李善波、田品三、冯少林等人参加,在李善波盘踞的彭水县的龙门峡木花洞秘密聚会起义。

    会议上通过了成立“复兴中华革命军”(简称复命军)的决议,共推李善波为司令、湖南大庸(今张家界)人汤子模为支队长。

    31日晚,李善波带着复命军一百多人,前往酉阳乌江的大码头龚滩,缴了“盐务防护军”的枪弹,夺得步枪三十多支,子弹千余发,银两、食盐、贵重物品不计其数。他们打开龚滩盐仓,赈济贫民,每户得盐五至十斤不等,剩下的则以低价卖给商人,充作军饷。


    接着,复命军以龚滩为基地,招兵买马,对外号称一千人枪,接着准备攻打酉阳县城。

    新任酉阳县知事李树人,在得知复命军要来了,便开始调兵谴将,层层防守。命令驻军首领黄古柏,带领本部防军协同各地民团,沿酉龚大道险隘把关据守。

    周屏三曾是黄古柏下属,于是写信给黄,晓明利害关系,并致送白银二十大锭。

    黄古柏私下首肯罢兵,随即复信并暗示机宜。为避免泄露隐秘,招致上司罪责,乃不露声色地佯作交战部署。

    就这样复命军轻松拿下隘门。来到距县城不远的东流口时,李善波和田品三等分兵三路进攻县城。大家约定:只要月台上枪一响,便开始进攻。

    这时,黄古柏等人刚回到县城,正向县知事李树人报告失败经过,突然听到月台上响起了枪声,接着四方八面枪声齐鸣,喊杀连天。

    李树人来不及听完报告,换上便衣带着十多个心腹逃跑出城。

    复命军顺利入城,委任冯先舫为县知事,布告安民。

    复命军纪律良好,买卖公平,秋毫无犯,城乡居民莫不称赞叫好,各地青年纷纷前来参军,实力迅速扩增。

    紧接着复命军故技重施,写信给邻县秀山的头面人物,于是兵不血刃又占领了秀山县城。

    在队伍路经龙潭时,鉴于龙潭地位很重要,扼酉秀咽喉,经过复命军开会,决定留下田品三驻节龙潭,“监督酉秀军务,维持酉东一带治安”。

    随后,复命军又先后攻下了彭水和黔江,将川东南四县掌握在了手中,此事引起了省内外各种政治势力的关注,纷纷派人前来联络争取。

    同年四月,石青阳奉孙中山先生之命,同原酉阳同志会会长刘扬、张佐臣、郭崇矩等人,取道昆明回川,组织部队讨伐袁世凯。在昆明闻“酉复兴中华革命军事”,于是直接到酉阳。

    到酉阳后,石打出“中华革命军四川川东区司令部”的旗帜,李善波、田品三、王子骝、王子履部尽归石统率。

    九月,石青阳委任田品三为“酉秀黔彭四县联合清乡司令部”司令,留下他继续在后方维护治安秩序,自己则亲率所部出黔江经石柱、涪陵,抵达重庆,与熊克武部结合。


    田品三的清乡司令部挂牌那天,川鄂湘黔边区各界人士数百人前来祝贺。

    席间,田品三手拿酒杯,说道:“承蒙大家好意,石司令信任,硬要让我来搞这个头头,不干吧,地方上的事情总得有人干,不干不行,但是干起来,我这个武棒棒是赶鸭子上架,搞起来脑壳痛。

    但是呢,好在有诸位给我扎起,我多听各位老前辈的指点,全部依靠大家,把地方上的事情搞好,我能力有限,但是我保证一点,我田品三绝对不拉稀摆带,不踩假水,绝对不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搞虚的,为了地方,丢脑壳都不怕!”

    一席话赢得了在座之人一致鼓掌认可。

    田品三虽然是个他口中自称的“武棒棒”,但是也是在江湖上闯荡多年的人,知道一个硬道理。那就是单靠武力,事情是办不好的,就算当时压下去了,后来肯定要反弹,所以最需要什么呢?人才。

    于是在他的挖掘下,一大批当地少数民族知识分子得到了他的重用。比如土家族的周克元、田绍安,秀山的苗族知识分子龚杲先、四川陆军讲武堂毕业,曾任过团营长的土家人陈蒿荪等都是这个阶段被田品三提拔起来的。

    另外他还召集了诸如彭鼎臣、彭斌如、吴偶逸等县内外知名人士作为自己的幕僚。

    这些人都是当地土著精英,他们同样希望把地方上的事情搞好,也就乐于为田品三效力。

    而田品三也非常重视这些人的意见,只要有益于地方的建议,他都言听计从,颁令施行。

    因此在这段时间,田品三管辖下的各县社会治安秩序成了自清末到民国鼎革以来最好的阶段,可谓“日不关门,夜不闭户”。

    农民安心生产,商旅络绎不绝,生产力得到一定恢复和发展。境内的土特产桐油、棓子、生漆、黄豆、猪鬃等沿酉水、乌江运往湖南和省内各地;日用百货、花纱布匹、小五金、盐巴等运回境内销售,商业欣欣向荣。

    对原川东道委派的官吏按政绩处理,政绩好的留任,不好的撤换。彭水县知事颜孔铸,就是因贪赃受贿,以“控案甚多”而被解职,“礼送出境’的。

    北京师范大学毕业生,土家族人陈伯亚、革命党人王子履、支持过复命军的土家族人冯先舫、复命军参谋王成武、土家族知名人士陈仲谋、彭斌如等先后被委任为酉阳、秀山、黔江、彭水、来凤等县知事。

    地方官吏就地遴选有德才、有名望的人担任,以达到“保境息民、地方人办地方事”的目的。

    田品三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这人不喜欢摆谱,他发达后,还是经常穿着一身蓝布大褂,脚踏水草鞋,出没在城镇和土家苗寨的人群之中。他没有专备的官轿,外出时,不是骑马,便是走路,带的随从也少。

    参加宴会常坐下席,首席让给老前辈坐;走路不领先,让老年人走前面。他不烂酒,不赌钱,不抽大烟,最恨贪污诈骗、奸淫、打架斗殴一类事。

    他向全体军政民约法三章:一、严禁聚睹、酗烂酒,吸鸦片烟;二、不准贪污公款、诈骗民财;三、取缔苛捐杂税。田品三说话算数,令出必行,有禁则止。

    他常微服私访,了解民情。碰见不公平的事,当场给予纠正,情节严重的交当地政府处理。

    沿街聚赌抽头、逢场酗酒闹事,到处烟馆林立,三句话不投机就捅刀子,打群架等恶习得以暂告平息。差役下乡传案要钱物,农民进城卖柴草要抽税等苛捐杂税得以减少。


    而对于那些对社会治安影响最大的绿林、匪帮、民团,田品三本来就是过来人,深知这些人当年很多都是被生活所迫才铤而走险拖队上山的,大多数人其实都渴望招安后从政当官。

    特别是当他们看着田品三如今飞黄腾达,纷纷将其作为偶像,很多人甚至直接上门请求收编。

    但是田品三也知道这些人中不乏慑于其威力前来投顺的人,所以也专门设置了一套办法来处理这些事情。

    首先,他规定,在他所辖的区域,不能有打劫行为,要搞,你们去外面搞,那是你们的本事,第二,相互之间不许打冤家,不许欺负妇女。第三,粮食的事情,地方上可以按人头支付,不准私自向地方摊派,如果出现这样的行为,严惩不贷。

    养队伍本来就是需要钱粮,如今地方上把他们的钱粮管了,自然大部分人都不愿在过那种风餐露宿,刀头舔血的日子了,很多人就此成了维护社会治安的警兵,从此就走上了正道。

    关键这批人对地方是相当熟悉,而且都是杀过人的主,地方上那些不良分子还真不敢乱来了。

    而对于那些少数的顽固分子,田品三下手还是相当狠的,基本是抓到就杀,因而社会越来越趋于安定。像我们上次所说的来凤土皇帝向卓安,也就是在这个时期,归顺于田品三门下。

    至此,田品三的势力扩张到酉、秀、黔、彭四县及来风、龙山部分地方,成为当时川鄂湘黔边区最大的武装集团之一。

    当时田品三手下拥有三千人枪,他将队伍编成三个团。

    有了编制,下面就有人提出,既然都是军队了,那按正规军待遇,总该统一着装吧,那看上去多威风。

    田品三最先还是有这个想法,回去一算账,竟然发现换身衣服要两万大洋,一想这点钱到时都要摊派到老百姓头上,田品三当即就不愿意了。

    第二天,他召开大会,说:“兄弟伙包惯了帕子,穿惯了短褂,去得来得就行了,这类事情留待将来有条件时再说。”

    接着他又告诫手下:“不要争那些虚面子,不要光讲外排场”,“当丘八的要逗得硬,冲得起几炮才算真本事”,“要人穷志不穷,只有众多老百姓拥护我们,我们才有办法,才会好起来”。

    后来鉴于贵州军阀周西城、湘西陈渠珍扩大兵力和地盘的态势,幕僚们向他做了几个建议:首先是开办兵工厂,扩充部队实力。其次,县里专门设置税务局,增加部队和地方的实际收入。其中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建议,那就是开办军官学堂,培养中下级军官,提高部队素质,增强战斗力。

    据说当时田品三只同意了办军官学堂一项,其余两点都没被采纳。但恰恰这件事为后来田品三死后的川鄂湘黔边区的大乱埋下了伏笔,很多后来的重新为匪的头目,也就是在这个阶段学会了当时的先进战法和先进武器的应用。

    为什么没有采纳前两项建议呢?田品三当然也有自己的想法,他觉得手下有3000人枪了,足以保卫地方,用不着再扩充兵力;部队要钱要粮有征收局供给,用不着另起炉灶增设财务局,地方上庙宇多,足够部队驻扎,亦用不着另修营房,为了把部队整顿一番,加强部队的战斗力和纪律性,开办军官学堂很有必要,这笔钱非用不可!


    1923年春,“酉秀黔彭四县联合清乡司令部军官教育团”正式开办。受训学员先由各县提名,再由教育团部择优录取。

    田品三自己亲自担任团长,陈蒿荪任副团长,秀山籍人田子林任总教官。具体负责主持教学事宜。

    他俩遵照田品三的要求从实从严的训练,按照正规军校的标准,每日三操两讲,全团气象一新。田品三几乎周周都要去讲话。在开学典礼上,他说过这样一些话:“学军事,学的是打仗,打仗要摸清地头。我们酉秀黔彭到处是山坡坡,需要学得一套爬山摸夜的硬功夫,才打得赢仗”。

    “我们来学本事,本事不是凭空挂在嘴巴上,装在肚皮头就完事,硬要拿来办好地方上的事,让父老乡亲们真正得到益处,办得好才叫本事”。

    人们对田品三的看法是:说话不打折扣,做事不踩假水,对人不讲面子,用钱会打算盘,遇事会观风色,打仗会看地头。

    田的思想言行及其治军带兵之道,对酉阳、秀山,乃至四省边区的地方武装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当然,田品三可能当时怎么都不会想到,由于他过早的被害,这三千人枪全部散入民间,成为以后二十多年兵灾、匪害的根源。

    像其主要骨干饶裕德、田小安、田瑞清、张惠川、田百谷、宋华轩、白南轩、伍南卿、张绍卿、田绍武、彭达武等,各拖部队打出旅、团、营的旗号,占山为王,很多战斗力比较强悍的武装,直到新中国建国后,方才剿灭,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1924年3月,黔军袁祖铭帮助川军杨森、邓锡侯打败了熊克武部讨贼军,驻节重庆,实力扩张至五万多人。袁部第四师师长何厚光部来酉秀一带,强占熊克武、石青阳部的防区,进驻龙潭,田品三将部队撤退到酉酬、后溪一线。

    何假意委田为旅长,想要以此为诱饵,使田就范。

    田坚持奉委不奉调,亦不同意收编部队,故而形成僵局。何厚光改变策略,收买网络一些地方士绅和田品三的部属,密谋反田。

    19254月,何厚光决意用计铲除田品三,他佯装应田品三所提条件,多次托中介人捎信,请田到龙潭会商划分防区和一应善后事宜。田的幕僚班子和部属认为前去商谈凶多吉少,力劝他不去龙潭,固守待机。

    田品三说:“此次何四师来占领我部防区,志在必得。如自己执意不去,就会给对方以口实,引起一场大战。用我们这点力量去同几万黔军对垒,无异于以卵击石,徒给乡亲们凭添战乱之苦。”

    田认为:较好的办法就是同他们谈条件,在没有公开撕破脸皮以前,对方大概不会下手。田品三把部队作了一番布置后,遂只身前往龙潭。在谈判中何再次提出要收编他的部队,田坚决不同意,双方发生激烈争吵。

    何怕放虎归山,酿成后患,加之,暗受大乡绅王子履贿赂,两天后,田被拘捕。

    秉性刚烈,心直口快,处处以“地方的事地方人干”的田品三,这时方知上当受骗,但为时晚矣!

    田品三到死都不是在考虑如何乞求活命,而是担心自己死了部下无人统率,会给乡亲们留下无穷的后患。

    他甚至对何厚光说:“可否准予将部队缴械后再执行枪决?”

    何厚光担心夜长梦多,王子履又从中作梗,便没有答应。

    1925426日,枪毙田品三时,黔军如临大敌,三步一岗,五步一卡,还在各高层建筑物和通衢要道派重兵把守,不准老百姓观看,唯恐事生意外。

    何厚光杀田的消息传开后,反应强烈,老百姓中失声痛哭。他们说:“田司令官是个大好人呀,究竟犯了龟儿啥子罪嘛,惨遭如此杀身之祸!”

    田品三一死,田部主力纷纷突围而去,终成接下来几十年最大的匪患兵灾根源。

    接下来的时间,何厚光部开拔,黔军李晓炎部又来酉阳,为争夺地盘与周西城部在酉阳、秀山、龚滩等地打拉锯战,整得地方糜烂不堪,百姓苦不堪言。人们把这些黔军称“黔军老二”,即“棒老二”、“土匪”,川东南一隅安定局面已不复存在。

    特别是酉东地区,创伤巨大,老百姓活不下去了,就只得举家迁徙,由山村向城镇转移,酉阳、龙潭几个城镇的“搬家客”,逐年增加,整个酉东从泔溪麻旺以上到川湘鄂三省接壤的八面山,纵横一百多里的土地上,田园荒芜,蓬蒿无际,四野荒凉,俨然是八百多年前未经开发的“蛮荒”景象的再现。


    结语



    酉阳龙潭古镇


    在历史文献和官方记录中,田品三这个人绝对没有另一个酉阳龙潭人名头响,但是可能我们家乡离酉阳比较近,我是从很小的时候,就听过关于田品三的那些故事。

    他的一生虽然短暂到仅仅三十六年,但是的确非常具有传奇性,作为一个二十六岁开始治理地方的人物,他不但维护了地方的治安环境,而且关注民生,积极为地方百姓谋福利,推动当地经济的发展,同时难能可贵的是,他在此期间,大力的培养了一批后来对地方作出了很大贡献的本地精英。

    但是,由于当时社会的不确定性,在田品三被害后,他的部下在他死后散入民间,成为日后兵灾、匪患的根源,这点确实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

    特别是在抗战爆发后,国民党中央政府由南京迁往重庆以后,酉阳成为了大后方的一个重要战略据点,国民党剿匪也开始加强。

    但是即便如此,国民党军队在清剿过程中,土匪正是利用了当时田品三当年总结的“兜圈子”、“比脚劲”、“选地头”的办法对付清剿军队。在民国时期,国民党军队在无法有力发动人民群众的这个先天不足的情况下,其结果也就可想而知,而真正受苦的,却还是当地的人民。

    但无论如何,重新回顾民国初期川东南那段风云变幻的动荡历史,田品三确实是酉阳地方近代史上值得铭记的一个人物。

    信息来源:头条@nirvana

    供稿:田圣权


    相关评论  
    暂无评论

    登陆评论!


    上一条信息: 【转发】田茂均:公益13年 小善大爱皆是人间正能量       

    下一条信息: 田生树《明万历二年田蕙参加科举会试、贡生殿试的遗迹》




    图片新闻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照片
    田普和许世友的老
    田慧中和他的“田氏脊柱骨刀”
    田慧中和他的“田
    田维华《贵州建制史新论》出版
    田维华《贵州建制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祖敬拜始祖仪式:田绪科宣读《拜祖文》
    郓城田氏返故土拜
    【祭文】壬辰年华夏田氏祭祖祭文
    【祭文】壬辰年华
    热门信息
    ·  《冯谖客孟尝君》原文、注释及译文
    ·  徐悲鸿《田横五百士》 赏析
    ·  最新最全田姓名字
    ·  田氏香火神龛对联选录
    ·  田纪云:我是怎样步入中南海的
    ·  中国趣姓及人数最多和最少三个姓氏
    ·  田氏家族姓氏图腾
    ·  国艺书画馆:田氏家族及其作品欣赏
    ·  从副总理(田纪云)故居所想到的
    ·  中国最原始的十二姓氏及姓氏宗法




    Copyright @ 2019-2020 华夏田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田氏谱务垂询:13616327059 家运   点此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投稿邮箱:13206324978@163.com   田氏家族微信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13206324978          举报邮箱:mistertian@163.com 
     田氏网备案号:鲁ICP备15019233号
    田氏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